租房应该掌握一些法律常识 - 租房知识 - 重庆专业房产纠纷律师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租房知识

租房应该掌握一些法律常识

发布时间:2018年5月13日
  租房应该掌握一点法律常识,避免租房纠纷和陷阱。衣食住行,不管身在何处,都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。而对于离乡背井的人来说,来到一个新地方,不管是念书或工作,住,肯定是面对的首要问题。
  本地房价节节攀高,租房市场也被带动上升。移民涌入,需求激增,租金持续上涨,有房客就说,简直已成了屋主的市场。再加上相当程度的信息不对称,不少新移民、外来务工人员或学生,租房子过程中因此出现不少大大小小的烦恼。《新汇点》访问了一些个案,并请相关业者提供意见,希望给租房者一些参考。
  推荐阅读:
  产权式酒店的投资分析
  透视中国产权式酒店的发展
 
  来自中国厦门的陈女士谈到在这里租房的经验,马上说:“我是有深刻教训的。”
  她2009年从南洋理工大学的学生宿舍搬到校外,房东是三个外国人,他们并非屋主,而是二房东。三个二房东用低于市场的月租,一次过预付了半年房租租下整套房子,再将空余房间出租给陈女士和其他两人。大家入住两个多月后,突然接到银行的通知信,信中表示,因为屋主拖欠银行贷款,屋子将于某月某日被收回。大家都很恐慌,联系屋主后,对方却答复说已经安排妥当,要他们安心居住。可是,想不到到了银行告知的期限当天,真的有人来收房,并限定所有房客两个小时内必须搬出。
  “我在洗头发,头发还滴着水就要忙着收拾东西搬家,真是狼狈。我们被迫到处借宿。”
  陈女士说,后来屋主无力退回押金,尽管有一纸合约,身在异国他乡的二房东,为了息事宁人只好吞下损失,他们也归还其他房客的押金,陈女士因此没有进一步的损失。
  有了这次经验,陈女士认为,租房子应该找大公司的房屋经纪,他们的房源多,也比较可以信任,租房比较有保障。她也说:“出门在外,切记不能贪小便宜吃大亏。最安全的付款方式是按月缴付,有情况的话也只是损失一个月的租金。”
  陈女士经历并非独立案例,在新移民或来本地工作念书者当中,租房的困扰其实非常普遍。
  房客是否事先查问该房屋有否有合法出租的资格;是否核对屋主的身份;如果作为二房东,是否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权利二次出租房屋;向老乡朋友租房是否也同样坚持要有一纸合同;租房过程中如果蒙受损失,又如何投诉和挽回损失等等。如果你是租房者,这些问题你关注和了解了多少?
  以下是租房过程中,房客遭遇困扰的实例,《新汇点》也咨询了律师及房屋经纪的建议,配合当事人的事后反省,或许能帮助那些需要租房者,找到及拥有一个更安稳惬意的“家”。
  房租要量力而行
  bryan是工程师,2004年从荷兰来到本地工作。他说:“刚到时,支付1200元就可租一套两个房间的公寓,现在我花1550元才租到一室一厅的小公寓,这还是优惠价。”因为他和房东已成为好朋友,才有这待遇,类似小公寓的市场租金已经是每月2200元至2500元不等。
  虽然已是“优惠价”,他还是觉得,房屋租金占收入的比例太高了。他告诉《新汇点》,同样来自荷兰的朋友中,有人就因为这里生活费用太高,又租了较贵的房子(因为没特惠价),最后觉得负担过重而决定回国。他也说,本地的租金比起荷兰的大城市的确要贵出很多。
  曾被二房东骗了押金的小悦,现在已是白领,她同样也感觉生活压力太大。她如今和男友共同租下一套洋房,再分租给朋友,没有从中赚钱,只是为了有个舒适的环境。
  小悦说:“5年前我和同学租个主人房,月租是650元,现在住的主人房是1300元。虽然说环境好多了,我们两人的收入也不错,可是还是觉得租金吃力。如果没有家人帮助,的确也很难再负担,有想过不如回国算了。”
  她承认的确可以租住更便宜的房子,但因为交通和生活品质各方面的原因,她决定还是维持现状。但是如果将来收入减少,或租金调高,或许就得量力而行了。
  你应该知道的:
  ■租客bryan:“太高的生活费用,会减少本地对外来人才的吸引力。在新加坡工作6年的感受是,薪水的升幅跟不上生活费及房屋租金的飞涨。我们虽然是从欧洲过来的,却也只是普通工薪阶层,觉得辛苦离乡背井,赚到的只不过是在亚洲的工作经验而已。不过我们这些外来人当然也应该量力而行,有时候应该适当降低生活要求才能走得更远,不要给自己太多不必要的负担。
  ■房屋经纪kristy tan:“租金高,这是没办法解决的问题。租客如果不根据自己的薪水量入为出,一定会遇到困扰。更糟的是,如果和屋主签了合约,后来觉得不胜负担而要提早搬离,屋主有权利要求赔偿,租客也会损失押金。”
  当二房东的尴尬
  欢欢和姐姐搬到实龙岗的一套房子里,因为是朋友介绍认识的,也就没签订书面合约。她们谈好租金后,口头协议至少以同样租金租住一年。但几个月后,租赁市场房租上扬,屋主提出要加房租,或者要她们以较便宜价格租下整套。
  “我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当上了二房东。这才知道当二房东可真不容易。屋主把家里一切设施的责任都交给我们,寻找合适的房客分租房间,更是麻烦不断。”
  她们当二房东的日子里,房客像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,她们还要应付屋主定期不定期的视察,“屋主每天事情不断,租户也视我们为阶级敌人。虽说钱是省了些,可是却有操不完的心。”
  特别是有一次其中一个房客的东西丢了,搞得大家互相猜疑,又怪她们没有帮助解决,差点叫来警察。两姐妹后来只好在房租里给该房客补偿。
  “不过最终那个房客还是搬走了。现在我们只好又上网发广告,想省心又想省钱?鱼和熊掌哪能兼得?”
  两姐妹已经是永久居民,原本希望在公开市场购买二手组屋,有个自己的家,但随着政策的更改,现在她们这个希望也随之破灭了。
  就在笔者截稿时候,收到欢欢的短信,说她和姐姐已经决定辞职回国,二房东的岁月也快结束了,不知是喜是忧……
  你应该知道的:
  ■房屋经纪kristy tan:“两姐妹错在没有签订合约,这很不明智。不管是不是朋友介绍,白纸黑字的合约是非常重要的,毕竟口说无凭。她们如果签了合约,就不会有被加租或必须当二房东的尴尬。”
  ■租客欢欢:“其实对租屋条例及文化差异的不了解,是我们在租房和出租过程中出现麻烦的主要原因。很多时候我们以为靠‘人情’就能解决问题,其实循规蹈矩,一切按程序走,才是可行的。比如在处理房客间的纠纷时,该报警就应该报警。”
  多了解本地条例
  25岁的小悦,5年前来新加坡就读高中,先是住学生宿舍,后来和同学花650元在后港租下公寓主人房。“几年前房租便宜,又是中国来的房东,我们挺放心的。”这二房东也来自中国,两个初来乍到的女孩就决定住下来。想不到才几天时间,真正屋主来了,说她们没交房租要把她们赶出去。这才知道是二房东卷款跑了。她们共损失了1300元,屋主却说一分钱也没拿到,而跑掉的二房东更是石沉大海,杳无音讯。
  “有合约也没有人认,当时我们只是学生,那对我们而言是一次不小的打击。最没想到的是,会被同是来自中国的二房东欺骗,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。”
  邢先生和女友尽管来新加坡几年了,和大多数中国学生一样,多数是和来自中国的朋友一起玩,除了上学就回家,他们对本地的公共住屋条例几乎一无所知。
  有一次他们通过房屋经纪找到一套房子,租金相对是便宜的,小情侣就高高兴兴交押金签合约,却不知道自己租下的是政府租赁组屋。搬进去才一个月,有关部门的官员就找上门来。
  “官员说,有人举报我们擅自搬入租赁组屋,听得我一头雾水。后来才知道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了法,被责令立刻搬家。”还有因为他们真的是不知情,有关部门没有追究法律责任。他们尝试向当局投诉,希望拿回4000元的损失。
  “当时我们好压力,虽然父母说那笔损失不用我们承担,可是心里留下个疙瘩。后来真的是投诉无门,就不了了之。”
  你应该知道的:
  ■钟庭辉律师:按照法律规定,二房东没有权利对外出租房屋,也意味着二房东没资格和租客签订合约。以上案例中,当事人如果蒙受一万元以下的损失,请律师的话可能开支较昂贵,可以考虑通过初级法院的小额赔偿法庭挽回损失。
  ■房屋经纪kristy tan:任何组屋出租都得经过审批。政府租赁组屋是提供给本国低收入者租用,擅自转让或出租都是违法。这个案例中,房屋经纪明知故犯是有过错的,租客应该谨慎确认经纪的身份。根据业内规定,作为经纪人,我们有义务提供名片和公司的执照号码,否则顾客有权向房地产代理理事会(cea)投诉。另外,小悦的经历也提醒大家,如果要租房,应该确认屋主的身份,应该和屋主签约,以免被骗。
  以法律保护自己
  薇薇是新跃大学的在读大学生。谈起刚来新加坡的时候姐妹三人的租房经历,仍愤愤不平。“当时我们还小,没有遇过类似情况,也不知道通过法律保护自己。”
  三年前,她们三姐妹来到新加坡,姐姐就读于南大,两个妹妹在读预科。为了节约开支,她们在南大附近租了一个房间,和屋主夫妇及他们的孩子同住。“女主人以打扫房间为名,不让我们锁房间门,之后就频频有东西丢失,甚至连内衣也不见。”
  起初因为不见的都不是贵重物品,又没证据,她们就保持沉默。谁知情况变本加厉,锁住的箱子也被打开,于是她们和屋主发生了争吵。
  这一来,女主人常以家具或厨具损坏为名,索赔报复。薇薇她们于是说要搬家并要求拿回押金,“谁知男主人半夜两点回家后,对着我们大声叫嚷,还挥舞拳头威胁我们。”三个女孩不曾见过如此阵势,早已吓得魂不附体,不仅没要回一分钱的押金,还赔偿对方所谓的“损失”,才得以搬家脱身。
  薇薇她们不仅损失3000多元的财物,心理上也有了阴影。后来在老师及朋友的劝说下,才想到找南大学生会以及报警,维护自己的权益。可是学生会唯一能做的只是在网站上删除该屋主的租房广告,避免其他学生上当。一年后,警方通知她们,这对夫妻是惯犯,已受到法律的制裁,至于薇薇的钱财损失,对方表示无力赔偿。
  你应该知道的:
  ■钟庭辉律师:这个案例中,姐妹三人完全有权利要求锁上房门。事态发展到最后,如果她们及时报警,就不会造成进一步损失。事后再找警方处理,解决起来就比较困难。
  ■房屋经纪kristy tan:租房合约非常重要,条款越详细越少麻烦。应该列清楚可以使用的物品和它们的新旧程度,之后有涉及物品损坏的索赔纠纷时,才有依据可循。如果有拍照片就更好。还有,租客既然租下房间,隐私就应该得到尊重,她们当然可以锁门,屋主要打扫卫生也应该在租客在场时进行。
 

首页| 关于我们| 专业团队| 业务范围| 新闻中心| 加盟团队| 在线咨询| 联系方式| 相册影集| 网站管理
联系地址:重庆庆市沙坪坝区三峡广场庆泰大厦23楼(整层) 联系电话:023-65357220
版权声明:所有图片均授著作权保护,未经许可不得使用,不得转载。版权所有 重庆中钦国彦律师事务所  网站支持:大律师网